江苏在线 - 江苏在线网
当前位置: 江苏在线 -> 娱乐

防弹少年团担任格莱美颁奖嘉宾令韩媒兴奋:书写韩国歌手新历史

发布时间:2019年02月11日 18:33   来源:网络整理   关键词:
导读:参考消息网2月11日韩媒称,韩国男子组合防弹少年团(BTS)2月10日在美国洛杉矶斯特普尔斯中心作为颁奖嘉宾出席第61届格莱美颁奖礼。他们接受多家媒体采访时发表感言说,出席颁奖礼非常激动,令人难以置信。当地时间2月10日,在美国洛杉矶斯台普...

参考消息网2月11日韩媒称,韩国男子组合防弹少年团(BTS)2月10日在美国洛杉矶斯特普尔斯中心作为颁奖嘉宾出席第61届格莱美颁奖礼。他们接受多家媒体采访时发表感言说,出席颁奖礼非常激动,令人难以置信。

当地时间2月10日,在美国洛杉矶斯台普斯中心,防弹少年团出席第61届格莱美奖颁奖礼红毯秀。(法新社)

据韩联社2月11日报道,身穿黑西装亮相的防弹少年团在接受格莱美采访时表示,下一张专辑即将面世,新辑有可能收录合作曲或个人单曲,正处于制作阶段。

防弹少年团接受美国公告牌(Billboard)采访时也表示:“很荣幸来到这里,好像做梦一样。非常感谢粉丝俱乐部A.R.M.Y,因为他们才能有我们的今天。”在被问及在为哪个单元颁奖时,防弹少年团表示这是秘密,他们在格莱美颁奖尚属首次,特别紧张,但成员们在一起就定能做好。

报道称,防弹少年团曾两次登顶公告牌排行榜,新辑自然引发关注。队长金南俊表示,新辑即将面世,这是献给粉丝的一张专辑,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在接受新闻采访时防弹少年团还指出,出席格莱美颁奖礼是已久的梦想。今天终于梦想成真,成员们再次对粉丝俱乐部表示感谢。

报道称,韩国歌手受邀出席格莱美颁奖礼尚属首次。韩联社认为,防弹少年团受邀出席公告牌音乐奖、全美音乐奖等美国三大流行音乐颁奖礼,书写了韩国歌手新历史。

【延伸阅读】日本人气组合“岚”解散获理解 “40岁偶像”现象引热议

参考消息网1月31日报道日媒称,日本人气组合“岚”突然宣布将解散。

日本人气组合“岚”(视觉中国)

据日本《东京新闻》1月29日报道,以2020年将满40岁的大野智为首,“岚”组合成员都接近40岁了。年龄日增而继续作为一线偶像,个中艰难受到人们关注,而将目光转向女性偶像,会发现二十几岁就宣布“退出”的情况很多。男女偶像之间存在什么差异呢?

“岚”引发对男性偶像的年龄关注

在1月27日的记者会上,大野智流露出抱歉情绪,但也阐明了决定解散组合的理由。

大野智表示,开始商量停止活动是在2017年6月。当时,大野在工作之后将其他四名成员叫到酒店的一个房间,表示“我想要过自由的生活。打算离开这个圈子,去看看之前未曾见过的景色”。

面对大野的突然表态,二宫和也(35岁)和相叶雅纪(36岁)表示“很震惊”、“有点懵”,而松本润(35岁)则回顾称,“(我也)曾考虑过在适当时期结束团体”。

之后大野不断造访各位成员的家,经过1年的反复商量,2018年6月得出了停止活动的结论。

在大野智的推特上,粉丝们纷纷表示理解,“希望自由生活的说法让人很认同”,“这么好的年纪,是会希望自由地恋爱、结婚吧”,“应该让大野多去钓鱼(他的爱好)”。

翻开《广辞苑》(日本的日文辞典——本网注),看到其对偶像的解释是这样的:仰慕的对象,特别受欢迎的年轻明星。似乎年轻是前提条件,而在现实中,年龄渐长而在继续演出的男性偶像组合很多。

例如,“TOKIO”组合的核心人物城岛茂48岁,其最年轻的成员长濑智也40岁。“V6”组合中,年纪最大的坂本昌行47岁,6名成员中有4人已婚,但作为组合,他们仍很活跃。

女性偶像比男性偶像更早退圈?

为什么男性到了40岁以上还能继续当偶像呢?演艺文化评论家肥留间正明认为,与“见异思迁”、偶像不固定的男性粉丝相比,女性粉丝虽然年纪也在增大,但她们会继续支持自己的偶像。

据肥留间正明介绍,现在“岚”组合的主要粉丝,是跟组合成员年龄相近的30多岁女性。她们中还有人与自己女儿一起,两代人都支持“岚”。“岚”有超过130万的粉丝俱乐部会员,在杰尼斯事务所中也绝对是最赚钱的组合。其粉丝群体似乎没有受到少子化的影响,再由于女性进入社会工作,粉丝们的购买力很强。

“AKB48”组合

但是,女性偶像的情况就不同了。“AKB48”组合也好,历代“早安少女”组合也好,都最迟在25岁到30岁之间宣布“退出”而解散,这已经成为惯例。

熟悉偶像文化的社会学者太田省一认为,女性偶像的年龄壁垒,体现了把偶像视为“疑似恋爱”对象的男性视角。这也跟该行业把年轻和容貌看成“商品价值”的风潮有着很大关系。

报道称,虽然才二十几岁就被迫划分人生阶段的女性偶像也很不易,但从“岚”的记者会,似乎也可以管窥引退时间于人气一线偶像的苦恼。

太田认为,从事演艺活动28年、于2016年解散的包括木村拓哉在内的组合“SMAP”改变了原来的男性偶像概念,推动了“终生就业化”。他们在综艺节目中也很活跃,在1995年阪神大地震后,每每以歌曲或赈灾行动来鼓舞民众,在与社会相关的活动中也很积极。

太田指出,“所以SMAP是作为人而不是闪光的明星得到尊重,粉丝也成为陪伴SMAP共同走过人生道路的同行者”。这次,许多粉丝认同大野追求自由的行为,也是基于同样的道理。

“现在是偶像可以在网上表达想法的时代。如果倾向于认同偶像生活方式的心理,偶像即便‘暂时告别’,也可以在演艺界走下去。也许将来会出现职业生涯比较长命的女子组合”。

(2019-01-31 00:20:01)

【延伸阅读】听众口味变了?英媒:流行歌曲变得越来越愤怒悲伤

参考消息网1月28日报道英媒称,专家说,在过去60年里,流行歌曲变得越来越愤怒和悲伤。

据英国《每日邮报》网站1月25日报道,研究人员分析了上世纪50年代至2016年畅销歌曲的歌词,发现表达愤怒和悲伤的歌词增加了,而表达快乐的歌词减少了。

报道称,美国研究小组对登上每年“公告牌(Billboard)百强单曲榜”的六千多首歌曲的歌词进行了研究。

过去,歌曲的排名主要看唱片销量、收音机和点唱机播放量,但最近的排名是基于其他受欢迎程度指标,比如流媒体和社交媒体播放量,以反映音乐消费的变化。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据报道,研究人员使用“自动量化情绪”对每首歌中表达的心情进行了分析。“自动量化情绪”用歌词中的单词或词组表达的一组语调来分析每个单词或词组。歌词的所有单词和词组所表达的语调合在一起,就决定了该首歌的情绪。

将每年“公告牌百强单曲榜”上的全部歌曲表达的各种情绪进行平均,根据每年的平均值来衡量某种情绪的表达是增加了、减少了还是保持不变。

分析表明,随着时间的推移,流行音乐歌词中愤怒的表达逐渐增加。

研究报告的两执笔者之一、密歇根劳伦斯理工大学的利奥尔·沙米尔说:“歌词情绪的变化未必反映了音乐人和词作者想要表达的内容,而更多的是与音乐消费者每年想听什么有关。”

报道称,上世纪50年代中期发布的歌曲是最不愤怒的,此后歌词表达的愤怒逐渐增加,2015年达到顶峰。上世纪50年代的乐迷偏爱欢快的歌曲,而现代音乐消费者对表达悲伤或愤怒的歌曲更感兴趣。

这一发现发表在《流行音乐研究杂志》上。

(2019-01-28 11:13:25)

【延伸阅读】法国作曲家勒格朗辞世 马克龙曾赞其是“灵感无尽的天才”

参考消息网1月28日报道法媒称,三度奥斯卡奖获得者、被称为“天才作曲家”“音乐巨人”的米歇尔·勒格朗1月26日去世,享年86岁。

据法新社1月26日报道,职业生涯超过五十年的勒格朗1月26日在巴黎家中于“凌晨三点去世,他的妻子、演员马沙·梅里在身边陪伴”。

报道称,作为涉猎各个领域的音乐家,从雷·查尔斯、弗兰克·西纳特拉、夏尔·特雷内、埃迪特·皮亚夫到奥森·韦尔斯、让·科克托,他同众多音乐和电影巨擘合作过。

除3次获得奥斯卡奖外,他还赢得过5次格莱美奖、3次凯撒奖。得益于源源不竭的能量,他为众多的交响乐团、爵士乐团以及电影作曲。

报道称,法国总统马克龙在一份公报中赞扬他是“灵感无尽的天才”“爵士乐的醉心者”。“在我们脑海中萦绕、走在街上哼唱的那些无法模仿的曲调就像是我们生活中的新鲜录音带一样”。

据悉,勒格朗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为电影音乐作曲。1966年他到美国居住,在1969年的影片《龙凤斗智》中首次获得奥斯卡最佳原创歌曲奖,随后凭借1972年的《往事如烟》和1984年的《燕特尔》再次获得奥斯卡奖。

歇尔·勒格朗(法新社)

(2019-01-28 10:43:37)

~全文结束~

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