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在线 - 江苏在线网
当前位置: 江苏在线 -> 盐城市

“祖国海疆,我们守!”——记东部战区海军某潜艇支队艇长胡晓舟

发布时间:2019年01月23日 14:31   来源:网络整理   关键词:
导读:胡晓舟被评为东部战区海军第五届“东海强军先锋”。交汇点讯海潮起,浪涛拍打潜艇,如催征的号角。1月9日凌晨,东部战区某海岛,海风裹着浓重的湿气,胡晓舟率领艇员向码头走来,登艇作业。迷彩作训服上,跳跃着和大海一样的深蓝色。为打造坚不可摧的“水下...

胡晓舟被评为东部战区海军第五届“东海强军先锋”。

交汇点讯 海潮起,浪涛拍打潜艇,如催征的号角。1月9日凌晨,东部战区某海岛,海风裹着浓重的湿气,胡晓舟率领艇员向码头走来,登艇作业。迷彩作训服上,跳跃着和大海一样的深蓝色。为打造坚不可摧的“水下长城”,出海、下潜、备战……已成为胡晓舟十多年来的生活日常。

胡晓舟,东部战区海军某潜艇支队某艇员队艇长,一位三十多岁的盐城市大丰籍铁血男儿。1月10日,骑鲸蹈海、逐梦深蓝的胡晓舟登上领奖台,成为东部战区海军第五届“东海强军先锋”。

逐梦深蓝,筑牢“水下长城”

“读军校、上大舰,曾是我的执念。”读高中时,看到有关航母的报道,一个舰长梦在胡晓舟胸中升腾。2000年,考上海军某舰艇学院的他离梦想咫尺之遥。大四那年,胡晓舟被改训到海军某潜艇学院。从水面舰转到潜艇,由水面潜入深海,要学的知识更多。一年的时间,他学完别人四年学完的课程,并从30名学员中脱颖而出,勇夺第二。

最激动的是第一次登艇。那一年,胡晓舟来到东部战区海军某潜艇支队,踏上一艘新型潜艇。一位老士官告诉他,潜艇比舰艇复杂得多。“学不完的潜构,敲不完的铁锈。优秀的潜艇人要像潜艇那样沉下心,沉住气。”

胡晓舟快速穿过水密门。

狭小的艇舱布满管道、阀盘和仪器,直径不足一米的圆形水密门,身高1.85米的胡晓舟矫健穿过。从开始上艇时的眼花缭乱,到全科目训练取得优异成绩,胡晓舟孜孜不倦,学潜构,学航行,学发射鱼雷等各型武器。

盛夏的一次出海,胡晓舟负责目标定位,从艇舱快速登梯上舰桥测方位,上下二十多趟,每次都把数据默记于心。“这是基本功,没有导航仪,这就是‘最后的手段’。”浩海潜浮,无惧前行。几年后,胡晓舟扛起艇长重任,成为一名指挥者。

指挥舱就是胡晓舟的岗位。每次出海,这里便成了高速运转的“最强大脑”。官兵各就各位,方位、水深……根据指挥室、海图室、声纳室等各个渠道生成的数据,艇长的脑海里要立即画出一张图,快速拿出执行方案。“与战斗机飞行员一样,反应要快,出手要准。”

走进艇长的“豪华间”,一张窄床,胡晓舟想把腿伸直都难。会议室的长桌同时也是餐桌和手术台,头顶就是无影灯。艇员队副政委于贵春说:“出海最久的一次近两个月,五六天洗回澡,为节约淡水,每人洗两分钟,专人站在门口掐表。”

贴近实战,磨砺精兵劲旅

“潜下去准备战斗,浮上来迎接新的战斗。”只有锤炼过硬本领,才能决胜明天的战场。

有一次,胡晓舟出海演习,某武器系统出现故障,处置不当就有可能造成重大事故。他沉着冷静,历经4个多小时,将故障成功处置。“给我的时间仅有几秒。”回想惊心动魄的一刻,胡晓舟坦言,一个号令,决定着艇上几十人的性命。

演练不是花架子,无法按脚本设计来应对突发事件,经常要面对一次次危局、险情。“只有在实操中发现短板,寻找解决方案,才能把部队锤炼成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的水下劲旅。”真刀实枪的摔打更能砥砺指挥官的意志和品格,胡晓舟说:“百人同操一杆枪,潜艇需要各岗位思想统一,高度配合,任何一处短板都会导致重大事故。”

潜艇上的胡晓舟。

艇动三分险,生死转瞬间。作为潜艇指挥官,时刻面临着变数。一次红蓝对抗演习中,胡晓舟率队出征,潜艇入海,一个部件突发故障,海水立即灌进来。若电机进水,潜艇将失去水下动能,后果不堪设想。关舱闭阀、悬停排水,他指挥若定,潜艇化险为夷。

“一切为了实战”,战斗力才是检验训练成效的唯一标尺。胡晓舟说,浩渺的海洋,是没有硝烟的战场。只有把演习当成实战,打仗才有更多胜算,因此,所有训练科目被他“越抠越细”。这些年,胡晓舟先后完成战备远航等重大任务数十次。去年,凭借过硬心理素质、专业水平和指挥能力,他成功处置4起突发情况,避免重大事故发生。

无悔初心,铁血亦有温情

站在潜艇停靠的码头,放眼海岛,山海相拥,生机盎然。官兵们说,数十年前,这里还是荒芜的岛礁,现在已成为“海上南泥湾”。

胡晓舟喜欢海岛。十多年前的那个夜晚,他拉着未婚妻王娟兴奋地来到部队——“这是我工作的地方,算是我给她的最珍贵的礼物!”婚后的胡晓舟无暇浪漫,虽然家离部队才半小时车程,但他回家极少。“我来了四个月,只见过他一面。”胡晓舟的母亲、67岁的解维琴说:儿子为国出海,我们支持!

电影《红海行动》首播,王娟第一时间去看。走出影院时,这位坚强的军嫂眼泪还未擦干。2007年,王娟放弃在家乡银行的优越工作,跟着丈夫到宁波安家。“搬家三次,都是我一人,天大的苦,咱自己扛。”王娟真诚的笑容里没有一丝怨言,她为丈夫骄傲,也为丈夫担忧。

“为了保密,他每次出海都不会通知我。只有当我打不通他的手机时,才知道他出海了。然后便是音讯全无的漫长等待与担心,什么时候发现他手机开机,那就是回来了。”王娟早已习惯这种"无言的守望"。

胡晓舟和家人在一起。

钢琴前,8岁的女儿弹奏着练得最熟的《军号歌》。女儿的成长,胡晓舟一直缺席。女儿两岁前,很难见到爸爸。上了小学,女儿在作文中写道:“我的爸爸又要出海了,他常年不回家”。出海,是胡晓舟的职责。年幼的女儿哪里知道,爸爸为她起的名字“泋玥”就是“海上明珠”之意,她就是爸爸的“海上明珠”。大海,已成为胡晓舟生命中无法割舍的一部分。

深蓝的海,波涛澎湃,海豚逐浪,海鸥翱翔,有守望的灯塔,有方向盘和海星、海马,还有海岸椰林……在胡晓舟的休息室,记者看到墙上他亲手布置的贴画,美好而温馨。

“在潜望镜里,我看到数百条海豚伴着我们的潜艇欢快畅游……我把这场景保留下来,每天抬头看看就会充满无穷的力量,那就是枕戈待旦,护卫海疆。”他诗意盎然地说。

交汇点记者 卞小燕

~全文结束~

分享到微信